[广州至郑州高铁]3天改变“信仰”?辅仁药业临阵变卦,说好的6000万分红转眼取消

时间:2019-07-22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野蛮人柯南

  货币余额超18亿元,却无法发放不到6300万元的现金分红,且承诺与失信只是三天间隔,(行情600781,)蹊跷的“神操作”引发了上交所的闪电问询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懦

  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合并报表上明明显示有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却竟然连说好的6000多万分红款都拿不出来!

  7月19日早间,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辅仁药业,600781)因重要事项未公告临时停牌。当晚,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

  就在三天前,该公司7月16日发布的分红公告原本已经“确认过眼神”,没想到,变卦速度“比翻书都快”!

  正因如此,7月19日辅仁药业公告披露的同步,上交所即火速向其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目前的货币资金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同时,核实并说明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情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询业绩数据时了解到,辅仁药业主要从事制造、研发、批发与零售业务,主要产品为化学药、中成药、原料药、生物制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8年实现营收63.17亿元,同比增长8.92%;净利润8.89亿元,同比增长126.67%。2019年一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13.7亿元,同比增长1.02%;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7.26%。这一串数据意味着,其增长速度,已明显放缓。

  更为令人留意的还有,自6月以来,辅仁药业密集发布了13份“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似乎正在向市场透露,控股股东可能遭遇资金链危机。

  令人费解的无法发放分红

  辅仁药业7月16日发布的《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显示,按照2019年5月20日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利润分配方案,以公司总股本为基数,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1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约6271.58万元;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7月19日,除权(息)日为7月22日,现金红利发放日为7月22日。

  每股红利发放0.1元(含税),这是非常常见的现金分红方案。且辅仁药业被市场认为是医药白马股,近年来营收和利润一直在增长。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8.92%,净利润增长126.67%;2019年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02%,净利润同比增长17.26%。尤其是该公司的货币资金,也足够支撑不到总金额不到6300万元的现金分红。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辅仁药业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

  但“压力测试”似乎总在考验A股投资者,“只有投资者想不到的,没有公司做不到的”。辅仁药业分红公告的三天后,7月19日早间,据上交所消息,辅仁药业因重要事项未公告临时停牌。

  这,似乎预示着辅仁药业要有“神操作”——果然,当晚,辅仁药业发布《关于调整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暨继续停牌的公告》(下称《调整公告》)。

  《调整公告》公告称,公司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

  公告同时称,公司股票继续停牌不超过三个交易日,停牌期间,将积极做好相关资金准备,另行安排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事项,并重新确定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

  3天前掷地有声的说要分红6271万元,现在却改口说无法按计划发布,对辅仁药业的股东们而言,真可谓是坐了一回“过山车”。

  如此蹊跷、且明显失信的操作,令上交所紧急同步给辅仁药业下发问询函,要求辅仁药业核实并说明办理本次权益分派相关资金安排的具体过程,以及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并向投资者充分揭示有关风险。

  同时,上交所要求辅仁药业尽快做好相关资金安排,明确后续权益分派的具体时间,及时对外披露,并做好投资者的说明解释工作。

  控股股东持股已全被冻结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上交所也关注到辅仁药业2019年第一季度末货币资金余额为18.16亿元的数据。为此,上交所要求辅仁药业核实并说明目前的货币资金情况,分别列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及存放方式、受限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同时,需核实并说明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情况。

  在一位看来,上交所问询函中的“是否存在资金占用”表述和其他的问询措施,容易让他们想起很多出现问题的账上资金被控股股东违规占用的故事。

  事实上,辅仁药业6月以来密集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似乎正在向市场透露,控股股东可能遭遇资金链危机,出现了一系列债务纠纷。这种情形下,意味着大股东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可能是大概率事件。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下称辅仁集团)持有公司45.03%股份,辅仁集团一致行动人北京克瑞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3.91%。辅仁集团为辅仁药业控股股东。

  数据显示,辅仁集团是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朱文臣持有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97.37%的股份。辅仁集团和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也是辅仁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辅仁药业2018年度报告,2018年,辅仁药业与辅仁药业集团之间存在资金拆借行为。其中,资金拆入金额为5.22亿元,资金拆出金额为5.98亿元。截至2018年报告期末,公司对辅仁药业集团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59.16万元,坏账准备为7.96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近期辅仁药业披露的公告发现,自6月以来,公司密集发布了13份“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相关公告显示,辅仁药业集团持有的辅仁药业股份,被河南省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珠海横琴新区人民法院等部分或全部冻结(轮候冻结)。

  截至目前,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持有的公司45.03%股份已经全部被冻结,但辅仁药业尚未披露控股股东持股被冻结的具体原因,辅仁药业集团究竟陷入了何种纠纷,外界暂不得而知。

  此外,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信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辅仁药业以及辅仁药业集团均已在今年7月12日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目前,根据辅仁药业现有披露的信息尚无法得知现金分红派发临阵变卦的具体原因,对投资者而言,期望不要出现更恶化的情形或许是当下唯一的等待。